im体育

雄某不服A市B鎮人民政府沒收、罰款處罰決定案

浏覽:15 作者: 來源: 時間:2020-03-26 分類:行政案例
2001年3月5日,B鎮人民政府治安隊和農技站以雄某沒有種子經營證爲由,沒收雄某二晚雜交稻種子300斤左右,罰款200元,同年5月12日又以同一来由沒收雄某二晚雜交稻種子1100斤左右,罰款800元。2001年6月2日被告B鎮人民政府以雄某超越了經營範圍銷售種子爲由,第三次沒收雄某二晚雜交稻種子58斤。前兩次沒收的種子,在雄某交完1000元罰款後均已退還,現雄某要求撤銷B鎮政府的違法具體行政行爲,退還罰款1000元和沒收的種子58斤,並要求B鎮人民政府賠償經濟損失,賠禮道歉爲由,向A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案情】


  原告:雄某。

  被告:A市B鎮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曉某,鎮長。

  2001年3月5日,B鎮人民政府治安隊和農技站以雄某沒有種子經營證爲由,沒收雄某二晚雜交稻種子300斤左右,罰款200元,同年5月12日又以同一来由沒收雄某二晚雜交稻種子1100斤左右,罰款800元。2001年6月2日被告B鎮人民政府以雄某超越了經營範圍銷售種子爲由,第三次沒收雄某二晚雜交稻種子58斤。前兩次沒收的種子,在雄某交完1000元罰款後均已退還,現雄某要求撤銷B鎮政府的違法具體行政行爲,退還罰款1000元和沒收的種子58斤,並要求B鎮人民政府賠償經濟損失,賠禮道歉爲由,向A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原告訴稱:自我國種子法頒布施行以後,我于2001年初,到江西省種子公司申請,與省種子公司代銷農作物種子,經省種子公司審查批准,發給種子代銷證(贛農種委代字2001-80106號),經A市種子管理站備案,並經工商部門發給了個體經營代銷種子營業執照,允許在張巷灌山代銷種子。2001年3月5日B鎮農技站站長曾兵和鎮治安隊共7人在B鎮沒收我種子300斤左右,罰款200元,5月12日又沒收我種子1100斤左右,罰款800元,兩次交清罰款後才退還已沒收的種子,罰款1000元。6月2日又沒收我准備帶到秀市嶽父家的種子58斤,故訴至法院要求撤銷被告B鎮政府的違法具體行政行爲,退還罰款1000元和沒收的種子58斤,賠償經濟損失8800元,並責令被告不得再非法幹預我代銷、經營種子的經營自立權,責令被告B鎮政府對原告恢複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

  被告B鎮政府辯稱,當時沒收種子的来由,前兩次是因爲原告沒有種子經營許可證,第三次沒收種子是因爲當時原告雖然辦了種子經營許可證,但經營範圍不是B鎮,而是C鎮,原告超越了經營範圍銷售種子,鎮政府不是非法幹預原告種子經營,而是正当幹預,並且im体育沒有說原告是賣假種子,主要是認爲原告經營手續不健全,銷售範圍區域不合,所以對原告的罰款1000元不能退,沒收的58斤種子不能退,經濟損失也不能賠償。

  

【審判】


  A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以原告没有经营许可证和经营超出地区范围为由,对原告罚款1000元,没收种子58斤缺乏法律依据,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 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种子的生产、经营由县级人民政府的农业、林业主管部门管理。对未领取工商营业执照的经营者应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管理。被告以原告未领取种子经营许可证和超出经营地区范围为由,由镇农技站和治安队对原告进行查处,超越了其职权范围,属越权行为。原告要求撤销B镇政府的罚款、没收种子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营营业利润损失及赔偿交通、误工等费用未提出相关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要求本院责令被告规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罪道歉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为此,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 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四目的规定,该院于2001年9月6日作出讯断:

  一、撤銷被告B鎮政府對原告雄某作出的罰款1000元、沒收先農牌二晚雜交稻種子58斤的具體行政行爲。

  二、限被告B鎮政府在本判決生效後,3日內退還原告雄某罰款1000元及先農牌二晚雜交稻種子58斤。

  3、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本案宣判後,雙方當事人均服判,判決已生效。

  

【評析】


  本案原、被告對處罰內容爭議的主要焦點在于被告是否越權以及被告承擔侵權責任能否成立。

  (一)關于被告是否超越職權的問題

  行政职权是行政构造实施国家行政管理活动的资格,是依法行政的基础。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 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种子的生产、经营由县级人民政府的农业、林业主管部门管理。对未领取工商营业执照的经营者应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管理。”原告雄某领取了个体经营代销种子营业执照,其代销经营种子的行为应由A市农业、林业主管部门管理。而A市B镇人民政府没有法律赋予这一权力,其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属于超越职权的行为。超越职权的特点是:(1)行政执法主体可以是行使行政职权并对其行为承担责任的国家行政构造及其工作职员,也可以是经法律、法规直接授权行使行政职能并对其承担责任的其他组织;(2)主观上出于故意或不对;(3)客观上实施了超越职权的具体行政行为;(4)这种具体行政行为超越了法律规定的权限范围,大概实施了根本无权实施的具体行政行为。B镇人民政府作出没收种子、罚款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以上特点,超越职权是一种非法的、无效的,应当依法被撤销的具体行政行为。

  (二)關于原告要求被告承擔行政侵權責任能否成立的問題

  根据法律规定,行政构造承担行政侵权责任的方式有支付赔偿金、返还财产、规复原状和消除影响、规复名誉、赔罪道歉两种方式,本案中原告既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8800元,又要求被告赔罪道歉。那么被告是否应当承担本案的行政侵权责任呢?回答显然是否定的。因为首先原告在本案审理中未提供任何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的相关证据,没有依据,故法院不予支持。其次依照《 国家赔偿法》第 三十条规定,只有违法或非法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并造成受害人名誉权、荣誉权损害的,行政构造才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规复名誉、赔罪道歉。本案中,被告仅对原告作出没收二晚杂交稻种子58斤及罚款1000元的处罚决定,涉及的是原告的财产权,没有侵犯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因此法院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和赔罪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