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体育

呂A等人正當防衛被宣告無罪案

浏覽:15 作者: 來源: 時間:2020-03-26 分類:刑事案例
自訴人暨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呂某與被告人呂A、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A、劉B、呂C爲爭山砍柴于2001年4月12日發生糾紛。當日上午,呂某見呂A、劉A、劉B、呂C在甲縣A鎮鎮東村某地山林中砍柴禾

【案情】


  自訴人暨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呂某。

  被告人:呂A。

  被告人:呂B。

  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A。

  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B。

  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呂C。

  自訴人暨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呂某與被告人呂A、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A、劉B、呂C爲爭山砍柴于2001年4月12日發生糾紛。當日上午,呂某見呂A、劉A、劉B、呂C在甲縣A鎮鎮東村某地山林中砍柴禾,便以该山林属自己经营而进行阻拦。吕某手持一长一短两支猎枪对吕A等人砍柴的地方开了两枪。吕A、刘A、刘B、吕C听到枪声后均停止砍伐。他们相约到东村某地小学给甲县公安局及A镇公安派出所打电话报警,并向东村第5组组长杨某提出处理要求。杨某于当日正午赶至吕某家中,劝告吕某不能用猎枪伤人。吕某回答说不要杨某管此事,并当着杨某的面扬言要打死吕A他们两个人。当日下午吕某又持一长杆猎枪到东村某地阻止吕A、刘A、刘B、吕C砍柴。当吕某靠近吕A不足3米远时,吕某举枪对准吕A的胸前。吕A见势扑已往,抓住枪杆,向旁推开。当吕某扣响扳机后弹药射向了天空。吕A在扭夺猎枪时与吕某发生扭打,致双方滚至山林坎下的水田中。刘A、刘B、吕C上前帮吕A缴夺了吕某手中的猎枪。被告人吕B从家中赶来后,与吕A、刘A、刘B、吕C一起用绳子捆绑了吕某的脚手,以防吕某再拿猎枪行凶。尔后吕A等人将吕某抬至荫凉处,并轮番到某地小学给A镇公安派出所打电话报警。约30分钟后,A镇公安派出所民警赶到了现场。吕A等人给吕某松了绑,并把所缴获的猎枪交给派出所民警处理。随后,A镇公安派出所民警在吕某家中查获了猎枪炸药和子弹。法医鉴定认为吕某左眼视力受伤下降,其损伤程度为轻伤。吕某在A镇镇卫生院住院治疗18天,用去医疗费568.45元。

  

【審判】


  本案由呂某向乙省甲縣人民法院提起自訴。

  自诉人吕某诉称:被告人吕B于2001年4月12日上午,指使其子吕A、其弟刘A邀约刘B和吕C到本村某地砍伐我经营的山林。我为了制止他们损毁我的山林,便用未装子弹的土铳朝天空放了几枪,吕A、刘A、刘B、吕C才停止砍伐。当日下午,得知吕A、刘A、刘B及吕C又到我经营的山林中砍伐柴禾时,我用土铳以上午同样的方式开枪吓唬他们。然而,吕A等人不仅没有被吓住,反而一拥而上将我按倒在泥地里,把我的双手用绳子捆绑着,对我进行踢打。被告人吕A还用手使劲抠我的左眼珠。我被吕A、吕B等人打得满脸是血,不省人事。两个多小时后,我才有幸被A镇公安派出所干警解救。当天,我被送往A镇镇卫生院抢救治疗,先后用去医疗费801.4元。法医鉴定我为轻伤。被告人吕A和吕B的行为触犯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 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构成了犯罪。故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 一百七十条的规定向法院起诉,请求追究被告人吕A和吕B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并请责令被告人吕A和吕B、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A、刘B、吕C共同赔偿我的经济损失费420390元、精神损失费3000元。

  被告人呂A辯稱:2001年4月12日,我與劉A、劉B、呂C在本村某地村集體所有的公山上砍柴禾時,多次遭到自訴人呂某使用具有殺傷力的一長一短兩支獵槍射擊。當日下午兩點多鍾,當呂某持長杆獵槍近距離對准我扣響扳機時,我放下手中砍柴用的斧頭和鐮刀,徒手沖上去,抓住槍杆,將槍口推向天空,避免了槍響時彈藥射中我的身體。我在隨後趕到的劉A、劉B、呂C、呂B的幫助下,用繩索將呂某的手腳捆綁後才得以繳獲他的殺人凶器。約半小時後,A鎮公安派出所幹警接到im体育報警趕到了現場。im体育將呂某及收繳的獵槍交給民警處理。在繳奪槍支及捆綁呂某的過程中,我和呂某的身體均有損傷。我的行爲系正當防衛,不構成非法拘禁罪和故意傷害罪,故不應受到刑罰處罰,也不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其辯護人認爲:被告人呂A等人針對自訴人呂某用私藏的槍支正在進行的故意殺人犯罪采取限制呂某的人身自由、繳奪其槍支的行爲應認定爲正當防衛。被告人呂A等人的行爲無過當情節。即便排除正當防衛的性質不論,抛棄呂某持槍連續近距離射擊的条件也不論,呂A等人的行爲也不構成自訴人呂某所指控的非法拘禁罪和故意傷害罪。其来由是:第一,捆綁呂某的時間短,捆綁後無毆打、欺侮等言行,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第二,呂某視力下降不實,法醫鑒定其左眼受輕傷無事實依據,且與庭審中呂某宣讀材料時的舉動和光線環境不符。故請求法院依法宣判被告人呂A無罪,並請判令駁回自訴人呂某提起的附帶民事賠償請求。

  被告人呂B辯稱:我從未指使過呂A、劉A等人到本村某地砍柴禾。2001年4月12日下午,我聽說呂某端槍射擊呂A等人時才趕至某地。見到呂A扭奪呂某手中的槍支時,才幫助呂A、劉A、劉B、呂C用繩子捆綁了呂某,收繳了呂某所持有和使用的獵槍。我的行爲是正義的,也是正当的,不構成犯罪。請求法院判令駁回自訴人呂某的無理指控。

  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A辯稱:2001年4月12日,我同呂A、劉B、呂C到本村某地公山上砍柴,呂某不准im体育砍。當他用無證獵槍開槍打im体育時,im体育用繩子把他的手腳捆住了,並未對他進行毆打。im体育的行爲是正當防衛,依法不應賠償呂某的經濟損失。

  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B辯稱:2001年4月12日,我與同村村民呂A、劉A、呂C在本村某地公山林中砍柴時,呂某持獵槍向im体育開槍,im体育用繩子捆綁了呂某,收繳了他的凶器。我的行爲是正當防衛,不應承擔賠償呂某所謂的經濟損失責任。

  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呂C辯稱:2001年4月12日,我與呂A等人到本村集體已收回移民戶的公山中砍柴,呂某以該山林屬他所有爲由,公然多次持獵槍打im体育,這樣im体育才用繩子將他捆綁,交給公安派出所處理。我的行爲屬于法律上規定的正當防衛,依法不應賠償呂某的經濟損失,請求法院判決駁回呂某的訴訟請求。

  乙省甲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为,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吕某,因山林纠纷竟持猎枪向被告人吕A、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A、刘B、吕C开枪,其行为属违法犯罪过为。被告人吕A和吕B、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A、刘B、吕C在吕某对准吕A开枪行凶时上前制止,限制其人身自由,缴夺其枪枝,属于正当防卫。并且,被告人吕A等人的防卫没有超过必要的限度。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吕某的指控及赔偿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依法不予支持。被告人吕A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吕B,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A、刘B、吕C所陈述的辩解意见均符合案件客观事实和国家法律规定,应予采纳。该院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 一百六十二条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 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于2001年9月14日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讯断以下:

  一、被告人呂A、被告人呂B無罪。

  二、被告人呂A、被告人呂B、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A、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B、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呂C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宣判後,自訴人即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呂某不服判決,以原判混淆了是非、歪曲了事實、顛倒了黑白爲由,提出上訴,要求二審法院對被告人呂A和呂B以非法拘禁和故意傷害定罪科刑,並判令由呂A、呂B、劉A、劉B、呂C共同賠付他所訴請的各項損失。被告人呂A和呂B、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劉A、劉B、呂C答辯稱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符正当律規定,請求二審法院判決駁回呂某的上訴,維持一審法院的判決。

  乙省丙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后认为:上诉人吕某因山林纠纷持猎枪向原审被告人吕A、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A、刘B、吕C开枪,其行为属违法行为。原审被告人吕A、吕B和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刘A、刘B、吕C在吕某对准吕A开枪时上前制止,限制其人身自由,缴夺其枪枝,属于正当防卫。原审人民法院根据本案的事实、性质及情节所作的刑事附带民事讯断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来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该院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 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于2001年11月28日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以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的焦点是被告人吕A等人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为了国家、公共长处、本人大概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自诉人吕某为独霸村个人所有的山林,阻止他人上山砍柴,多次手持猎枪(一长一短两支)向被告人吕A等人砍柴的山林中开枪。此时正值天下范围内开展的“严打”缉枪时期,不少持枪者被判处了刑罚。自诉人吕某所持有的两支猎枪一是无证,二是具有杀伤力,属于国家法规明令收缴的对象。故自诉人吕某首先涉嫌触犯非法持枪罪,被告人吕A等人缴夺其猎枪交给公安民警,依法属于正当行为。从被告人吕A等人捆绑吕某的目的上看,是为了制止吕某用枪伤人或杀人,保护吕A等人的人身权利免受不法侵害。从防卫的时间上看,吕某在仅距吕A3米远处端枪对准吕A开火,属于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吕A等人冲上去,缴夺枪枝,捆绑吕某,并及时打电话向公安局及派出所报警,其防卫是适时的。从防卫的对象上看,吕A等人只是针对开枪的吕某实施了捆绑行为,并未涉及他人。从防卫的限度上看,吕A等人仅只捆绑了吕某的手脚,限制和预防了吕某再行持枪行凶,且在公安派出所民警赶到后即时松了绑,其防卫行为并未过当。从不法侵害的行为看,吕某持具有杀伤力的猎枪近距离向吕A开枪射击,属故意杀人犯罪。故吕A等人捆绑、伤害吕某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条件。此外,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吕A等人对吕某持枪正在进行的行凶、杀人的暴力犯罪过为采取防卫时即使造成了吕某伤亡,也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因此,一审法院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 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讯断宣告被告人吕A和吕B无罪,同时讯断被告人吕A等人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二审法院裁定予以维持,是完全正确的。